400电话全国受理中心为你服务
×
<在线客服<
点亮品牌 , 增值梦想

丰年留客原浆酒香,白酒厂招商加盟热线037156263727

浏览:2497 作者: 来源: 时间:2018-09-29 分类:申请条件
丰年留客原浆酒香,丰年留客足鸡豚 丰年留客 丰年留客足鸡 丰年留客足鸡豚全诗 丰年留客足鸡豚的意思 丰年留客足鸡豚的足 丰年留客足鸡豚上一句 什么丰年留客足鸡豚 丰年留客足鸡豚拼音 丰年留客足鸡豚的豚
丰年留客原浆酒香


年岁渐长,似乎更敏感于时光无声的脚步。往事的河流在记忆深处蜿蜒曲折,故乡的一景一物如岸边的藤蔓层层叠叠,牵连着思绪的轻弦,阔别久远的一种声音、一缕气味如河上泛起的点点星光,不经意照亮心房的一块块幽暗角落。故乡原浆酒的浓香啊,恰似这纤细的触角、这闪烁的星光,在无数个黑夜编织着我羁旅生涯的绵延乡愁。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腊酒,即南方常见的原浆酒,略显浑浊的外表遮掩不住名酒般的醇美。原浆酒作为原浆酒,在我的家乡也叫水酒,那是家家户户农闲时光必酿的饮品。


岁末闲暇的光阴里,乡亲们站在瓷实的米瓮前,挽起袖子,仔细摩挲着白灿灿的饱满颗粒,挑选适宜酿酒的原料。米粒哗啦啦地从指缝滑落,仿佛坛口倾泻而下的汩汩酒浆。原浆酒的馥郁芳香里,凝结着丰收的喜悦,挥散出待客的热情,足以让每一位离开家乡的人念念不忘。有一位离家多年的将军说:家乡的酒不仅让老乡们与离家的游子回味无穷,也是一块金字招牌。许多外省人喝了我们的原浆酒,总要竖起大拇指夸道,江西有好酒!


酒香不时氤氲于我的记忆。我自小在外公身边长大,每年腊月,乡村最热闹的事就是准备各色各样的或是赶集买来或是自家做的年货,比如糖片(由爆米花、豆粉、芝麻、花生、白糖熬制而成),麻花,麻糍,还有甘醇的原浆酒。最体现手艺功夫的,就是这原浆酒的酿造。外公是乡里中学教师,算当地的乡贤。在他的教育下,我写的一手好字,每年年关要帮街坊四邻写春联。然而,外公酿酒的功夫或名气,甚至赛过了他“文化人”的名声。酒一出缸,十里飘香。每逢外公酿出原浆酒,乡里乡亲闻香而动,总会在外公家门口流连忘返。美酒自当共享,随和大度的外公常拉左邻右舍一起品尝,过出一个乐滋滋的快乐年。


酿酒是一门功夫,整个过程颇为讲究。必须精选上好的糯米,颗粒饱满、新鲜,不能出现虫蛀的坏粒,在清冽的井水里淘洗一遍,既剔除杂质,又不破坏米原生态的甘美。米洗好倒入特制的大木甑,放在盛满井水的大锅里,灶膛添上山里砍来的木柴,旺火呼呼烧上两小时,米香逐渐溢满整个屋子,引出大伙肚子里的馋虫。小孩围在灶旁久久不肯离去,敲着瓷碗,就为等吃那口米香。米煮熟出锅后,舀一碗,加点白糖,杵烂,打发痴缠已久的小孩。这地里长出的粮食,经这么简单加工,在物资匮乏的年代,那绝对是孩子们你争我抢的天堂美食啦。


米蒸熟后,倒入直径一米多的大陶缸,取来作为引子的酒饼,捣碎,用开水冲泡,洒在糯米上,再在中间挖个碗口大小的窝,放进一个竹篓,作为发酵气流上升的通道。然后盖上草蒲团,蒲团也是有讲究的,一般为两寸厚,不能太厚也不能太薄,最后用棉被捂紧实。


酿酒虽为农家寻常手艺,却充满仪式般的庄重,一切都要恰到好处。酿酒还有些外人不易理解的忌讳,比如小孩不能乱动,女人绝不挨边。封存妥当的酒缸,怕脏,怕动,一般放到楼上,避免小孩靠近。几天后整个房间清香弥漫,甚至越出墙外,牵动着街坊四邻的鼻子,勾起大伙品评的热情。过些时日,掀开蒲团,团团酒香轰然冒起,扑面而来,简直要把人熏醉,引得人垂涎三尺。细看那缸酒,色泽稍浊而质感清冽,慢慢从酒糟中渗出来,活脱脱酿出了稻谷在阳光下的晶莹剔透,酿出了农家人丰收后的充实和欣喜。


乡村对原浆酒的品评自有一套流传千年的标准,酒不能太甜,要略带苦味,不能太酸,酸就成醋。简单的评价准则,不偏不倚,透出农人质朴的智慧。记得有一年,酒未开封时我好奇地掀开了蒲盖,跑漏了点气,结果酒出缸后就有点酸味,挨了外公一顿臭骂。以前,家家户户一般要酿两坛酒,每坛50斤左右,密封好,一坛留春节待客,一坛藏于家中,慢慢品饮。


记得我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年,家里十分欢喜。按习俗,上大学是要办酒的。盛夏时节,外公在狭窄的厅堂里宴请老师和宾朋。那个年代,酒席比较简陋,没有山珍海味,但有拿手农家菜,再添上一大壶自家酿的原浆酒。八仙桌上摆满大碗,倒上酒,顿时酒香四溢,亲朋好友啧啧称赞。


外公的影响下,我自小也爱呷两口,久之竟生出点酒瘾,每逢喜事好以酒助兴,借酒抒怀。


时光荏苒,一晃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经历了无数事,也喝了无数酒,却始终忘不了老家的那口原浆酒。有时回乡,走在古朴的小巷间,我总能不经意捕捉到原浆酒的清香,过往记忆滚滚袭来,竟惹得泪湿眼角。人生在世,总感身不由己,囿于人情际遇。与不同的人交往,喝着各色各样的酒。当今社会,虚荣之气难免,大家一块吃饭,即便是喝原浆酒长大的老同学相聚,待上桌后,也习惯拿市面上那些包装精美的白酒来撑场面。其实,君子之交淡如水,有朋自远方来,促膝谈心,浅吟低唱,一口原浆酒,两盘小菜,足矣。


近半百,放下了很多事,淡定处世。上桌喝酒,不论酒的名气、香气,心底却抹不掉老家原浆酒的地气。


如今,老乡大多飘散五湖四海,经商或务工,见识多了,更加怀念家乡那醇香的原浆酒,还有父老乡亲那质朴的笑容和爽朗的笑声。


原浆酒勾起自己对往事的怀念,那是成长的记忆,是一丝人生的韵味,更是一种家乡的味道。


浓浓的,香香的,恰似离乡别家的浓郁乡愁!